CBA

万世之皇 第六百零二章 三足金蟾王

2020-01-16 14:47:2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万世之皇 第六百零二章 三足金蟾王

哪怕是为了上古十凶,三足金蟾王的毒之神通,王岳都不会签约。

所谓修行,修的是自由自在,顺心顺意,如果为了区区一本古经便将自己出卖,纵然这是一本大帝古经,可以凭之修行到无上层次,也失去了修行的原本含义,得不偿失。

故此,不论如何,王岳都不会和这只蝌蚪签订奴隶契约。

“那这就没办法了!”

“上古年间,我父王在设定大帝经书的获得方法时,只设计了此种方法。除此之外,再无它法。”

“其实,相比于其它大帝仙经的获得方式,这已算是最轻的代价了!”

“此种方法,既不需要你与大帝投缘,也不需要你多高的修炼天赋,获得经书的认可,只要你轻轻点头,便可一劳永逸的获得无缺的大帝修炼之法,何乐而不为?”

说话间,小蝌蚪在卵泡中欢快游动,话语中充满了强烈的诱惑之意。

“是吗?真的一劳永逸吗?从今以后,我就成为了你的奴隶,生死尽在你掌控,也真是一劳永逸了!”可对此,王岳毫不掩饰的发出一声冷笑。

显然,若是这本大帝仙经只有此种获得方法,那不论如何,王岳都绝不会放下身段,向狗一样的去讨要!

“不,你多心了!和你签订主仆契约后,我绝不会对你有任何逾礼要求,只会让你带我游遍天下,用世界各地的灵韵治疗我身受的大道之伤,除此之外,我不会再对你有任何要求。”

“等我将体内的大道之伤治好,或是有一定自保能力后,我便会主动中止我们之间的主仆契约,给你自由。”

“你如果不放心,我甚至可以以我父王的名义发誓!”

小蝌蚪闻言,许是听到了王岳话语中的拒绝之意,一时间,口中话语登时为之一急。

“对不起,你这要求,恕我无法做到,你还是等下一个有缘人吧!”

王岳低头,沉默半响,最后还是对蟾卵中的小蝌蚪摇头,坚定的表达了自己的拒绝之意。

非是王岳不愿相信这只小蝌蚪,而是这种事情,已然超出了王岳的底线,故此不论如何,王岳都不会去做。

“恕我多言,还有其它方法能得到大帝传承么?如果没有其它方法,那我便走了!”

最终,王岳轻轻抬起头来,一脸笑意的看着小蚂蚁,脸上笑容无比真挚,再不似先前,那个无比虚假、谄媚的笑容。

因为这一刻,王岳已然从想要获得大帝古经中的迫切渴望中挣脱出来,摆正了自己的心态。

大帝古经,大凶的神通传承,能够得到固然极好,可如果无法得到,也不是什么不可承受的损失。

或许对他人来讲,十凶传承无比重要,一旦错过,绝对是一个无法弥补的损失。

可对王岳来将,却并非如此。

王岳与他人不同,乃是一体双血脉修士,体内两种血脉传承,更来自上古年间,人族两位无上大帝。

故此,王岳对自己的将来充满自信。

王岳相信,哪怕他将三足金蟾的毒之传承弃之不要,将来的他,依旧可冲击大道之巅,成就无上道果!

“这个......方法其实也有,就是你将手掌摁在石柱上,然后将体内真气放出。”

“如果你与这本仙经有缘,这根石柱自然会裂开,露出真正的毒之仙经!”

小蝌蚪长一以口气,显然是在为王岳没有和自己签订主仆条约而惋惜不已。

“好吧,那我试试!”

王岳对小蝌蚪轻轻点头,下一刻,已然大步走到托举着古书的石柱前,随后将右手手掌摊开,手心朝里,结结实实的摁在石柱上。

一股异常潮湿、冰冷的触觉,在王岳手掌中快速蔓延开来。

“喝!”

下一刻,王岳发出一声大喝,随后将体内真气徐徐放出,沿着石柱表面看不见的裂缝,沁入到石柱深处。

然而石柱岿然屹立,并无任何异动。

“可惜了,你虽然天赋不菲,与我只差一线,可终究还是无法获得这本毒经的认同。”

“不要再挣扎了,乖乖听话,和我签订主仆契约吧,我说到做到,绝不会亏待你的!”

“再怎样,我也是上古年间,三足金蟾王之子,说话一言九鼎,绝对不会骗你!”

蟾卵中的小蝌蚪见此情景,当即啧啧摇头,再度抓紧时机,对王岳谆谆善诱了起来。

哗啦!――

谁知下一刻,便在小蝌蚪的话语声中,王岳身前石柱一阵震颤,随后在石柱上悬浮的古经由虚化实,无风自动,一页页轻轻翻动了起来。

“天,真是见鬼了,你居然果真获得了我死鬼老爹的认可?想当年,就连妖族的第一奇才,来自金乌一族的大帝后裔,都无法将这本古书翻开!”

王岳笑而不语,下一刻,在小蝌蚪难以置信的话语声中,古灯神通及圣殿神通的虚影自王岳体内飞出,化作两道黄白之光,飞到石柱顶端,绽放出无尽光华,石柱上的古经,一时间翻动的更快了!

“天,我不是眼花了吧?你体内居然有燃灯大帝的古灯传承,还有石帝的圣殿传承?!”

“你,你不仅是大帝后裔,更是重血修士!”

“这不可能,大帝至高无上,血脉传承更是至强唯一,像你这样的胎儿就算能成功孕育,最终也会因为体内两种大帝血脉相互攻伐而死,根本不可能脱离母体,成功存活!”

“快,给本圣老实交代,你究竟是什么妖怪?”

蟾卵中,金色蝌蚪发出一声怪叫,声音中充满震撼。

“安静!”

“这么些年过去,你依旧这副德行,毛手毛脚,沉不住气,将来怎能成大器?”

便在这时,古朴石柱上,那卷无名古经堪堪翻到了最后一页,一名无上大帝的虚影反剪双手,自古经中一跃而出,沿着一个看不见的阶梯,缓缓走下古经,向王岳及小蝌蚪极具气势的缓缓走来。

这道人影初始时无比微小,不过巴掌般大小,可后来每走一步,身影都要高上一丈,气息相应也会强上一分,到得最后,身影已然顶天立地,如同一座天山般高大,强横到极点的气势,更是几乎将此方世界都塞满!

这道身影,王岳已在一路的壁画上见到无数次,不是其它,正是三足金蟾王的人身!

啪嗒!――

下一刻,三足金蟾王伸手一点,处在卵泡中的小蝌蚪当即连一声惨叫都发不出,就此迷昏了过去。

这一刻,在这片无比寂静的世界中,唯有王岳与三足金蟾王的大帝虚影,遥遥相对。

“晚辈王岳,拜见大帝!”

最终,王岳先弯下腰去,恭恭敬敬,对身前这道虚影鞠了一躬。

三足金蟾王虽为异类,但在上古年间,同样为护佑此方世界的生灵,做出了无可计量的贡献,不为其它,单只为这份恩德,王岳便要向其鞠躬致礼。

这一刻,王岳心情无比激动,却是万万也想不到,自己居然能在这里,见到昔日的十凶大帝!

当然,严格说来,眼下王岳见到的,不过是无数年前,三足金蟾王预先布下的一个虚影而已,就如同先前,王岳遇到的天长仰的虚神之体般,并非修士本体,不过出于大帝神奇到不可思议的手段,这道虚影依旧栩栩如生,蕴含大帝的一切手段、记忆,甚至战力,说它是大帝本体,其实也不为过!

“不错,身负两种帝王血脉传承,此种造化,当真古今罕有!”三足金蟾王的人身虚影在半空中傲然战力,下一刻同样动容,对王岳轻轻点头。

“有意思,居然身负两种互为矛盾的大帝传承。”

“此种情况,恐怕就算那两个对立了一辈子的大帝,都绝计无法料到!”

“或许正是因此,方可诞生出你这样的拥有两种大帝传承的重血后辈吧!”

三足金蟾王自语,下一刻,脸上浮现出了无比神秘的笑容。

“大帝,你在说什么,晚辈怎么不懂?”

王岳态度恭敬,不过看向三足金蟾王大帝的目光,充满好奇。

如果可以,王岳真想自三足金蟾王口中,问出更多的有关燃灯大帝与石帝的秘密。

“不懂就算了,这些事情,远非眼下的你所能了解的!”不过显然,三足金蟾王并非小蝌蚪那般话唠,对于上古大帝之事,并不愿多言。

“你想要我的毒经?”

下一刻,三足金蟾王对王岳轻轻点头,脸上表情笑眯眯的,对其予取予求,完全是一个慈祥和蔼的长者模样,根本不似传说中的那般凶狠,双手沾满无尽血腥。

“是的!晚辈斗胆,想要借的前辈的毒经参阅、观摩!”王岳对三足金蟾王再度拱手,脸上表情无比坦然。

参阅、观摩,而绝非修炼。

王岳的道心,已然通过这短短四字,暴露无疑。

对王岳而言,他人的道,始终他人之道,可以借鉴、临摹,但却不可照搬照抄,哪怕此人曾是上古年间的十凶大帝。

这便是王岳的道,无视其他路途的繁华,只管一心一意,走出自己的康庄大道!

四川省生殖医院具体路线怎么走
六一儿童医院电话
保定治疗白癜风办法
赣州治疗男科费用
厦门治癫痫病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