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锤子生死劫深陷资金链紧张大规模裁员困局

2019-07-17 15:12:4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锤子生死劫:深陷资金链紧张、大规模裁员困局

  [ 划重点 ]

  1. 京东每一个月的回款占到锤子现金流的 60% 以上,现在每个月的回款愈来愈少,不够员工开支。传闻京东金融供应链贷款提早断了。没钱启动新品了。

  2." 老罗忙的时候常常忙到清晨 点,在公司睡觉,第二天早上 8、9 点洗个脸,刷个牙,凉水冲个头又开始工作。他非常拼。"

  3. 留在老罗周围的都是对老罗深度信服,有些人会说:老罗,你说什么都对。

  4." 老罗是个自负又自卑的人,他有社交恐惧症,很害怕在电梯里遇到员工或合作伙伴 "。

  5. 锤子大规模裁员已开始,据说要裁至 40%。

  " 老罗发布会上台前,要吃抗抑郁的药,里面有一点点兴奋剂的作用。" 刚从锤子离职的小 A 表示。或许正是这点兴奋剂,罗永浩在 2017 年 5 月 9 日坚果 Pro 发布会上带着明显的颤音说:" 有一天会有很多人用我们的,多到连傻逼都在用的时候,今天在现场的你们要记住,它是为你们而做的。"

  发布会结束后,马上有锤子的投资人打质问罗永浩:为何说出 " 傻逼都在用 " 这样的话。罗永浩说也后悔,但他把缘由归结于 " 抗抑郁药 " 上。

  一年以后的 2018 年 5 月 15 日,锤子在鸟巢召开了一场号称 " 可以载入世界吉尼斯纪录 " 的发布会。但这场发布会后,锤子负面传闻不断:资金链断裂、大规模裁员 。

  易科技后厂村 7 号从相干渠道独家获悉,10 月 23 日下午,罗永浩只身一人来到了北京 360 总部,密会了周鸿祎。

  今年 4 月,行业就有传言 360 和锤子科技在洽谈合并事宜,但随后被周鸿祎否认。

  11 月 7 日,在乌镇世界互联大会期间,易科技后厂村 7 号当面向周鸿祎询问了和罗永浩密会的事情,周鸿祎回应称:" 我和罗永浩常常没事集聚在一起聊聊天,在领域我们都在艰苦地寻觅机会,所以有些交换。"

  在 10 月 23 日见完周鸿祎后,罗永浩同日又出现在了小米生态链企业黑鲨游戏的发布会现场,与小米创始人雷军、小米联合创始人刘德和原华为光荣总裁、优点科技 CEO 刘江峰等人并排而坐,但罗永浩全程默默看发布会,与众人鲜有交换,与谈笑风生的雷军构成了鲜明的比较。

  11 月 6 日,深陷资金危机风波中的罗永浩在成都举行了一场 " 没有新品的发布会 " 回应裁员等风波,但媒体和外界解读为罗永浩为新的融资造势。

  在罗永浩穿梭奔波新融资的背后,是没法躲避的锤子的频临生死的危机:没钱了!《后厂村 7 号》经过深入的采访,试图探究锤子深陷危机背后的原因。

  3波裁员 只留 40%

  知情人士徐佳佳向易科技后厂村 7 号泄漏,锤子科技实际已开启全公司裁员计划。" 第一波主要是研发、供应链,之后是市场,第三波裁员也已开始了,最终只留下 40% 的人员。"

  据后厂村 7 号采访了解,本次大规模裁员由锤子市场副总裁苗颖(前新浪微博副总经理)主导,被裁人员可以获得《劳动合同法》规定的 N+1 补偿。

  媒体还表露,曾被罗永浩费了很大力气挖来的合伙人、锤子 COO 吴德周也计划离开。不过,吴德周特意在微博辟谣," 假的,流言。"

  但这并不是空穴来风,易科技后厂村 7 号得悉,2018 年 10 月 16 日,名为 " 北京优升科技有限公司 " 注册资本 1000 万人民币的公司成立。经营范围是技术开发、技术服务、销售自行开发的产品、电子产品、计算机等。

  信息显示,10 月 24 日之前,吴德周曾在这家公司 100% 持股,也是其法人代表人。

  对裁员的信息,之前 10 月 15 日有微博发布消息称:锤子科技开始大规模裁员,刚落户成都仅一年的总部面临解散。后经查证,这则信息的发布者是锤子科技初期员工、软件工程师王前闯。

  同时,证券时报实地探访锤子成都总部,发现 2000 平米的办公楼里,大量办公桌椅处于空置状态。

  不过,对 " 成都公司人员解散 " 传言,锤子科技发布公告予以否认,称公司正在对北京、深圳和成都三地的技术人员进行整合,成都分公司的经营状态良好,各项业务也都在正常展开当中。

  但锤子科技的这次人事整合,在锤子离职员工口中却是另一番说法。离职员工小 A 说," 除裁员以外,锤子内部的一些项目也被取消了。"

  回款不足 资金链紧张

  据后厂村 7 号采访了解,裁员、项目取消,或与锤子资金链再度堕入紧张有关。

  " 目前,每一个月线上京东销售的回款很少,已不够员工开支了。" 徐佳佳表示," 京东的销售回款能够占到锤子日常资金流水的 60% 以上,可以说回款的多少直接影响到每个月员工的开支。"

  2018 年是锤子与京东战略合作的第二年。资料显示,2017 年 4 月 11 日,京东与锤子签署了为期三年的战略合作协议:未来三年,锤子科技发布的新品,都将在京东独家首发;618、双 11 活动期间,锤子将推出京东独家定制版产品。

  当时签约的是时任京东 3C 事业部总裁胡胜利。据锤子员工泄漏,罗永浩与胡胜利私情甚好。此后,罗永浩常常做客京东直播。经后厂村 7 号统计,从 2017 年 6 月份到 2018 年 9 月份,罗永浩参与的京东直播多达 6 次。

  在京东架构调剂以后,闫小兵代替胡胜利负责电子文娱事业群,这人对盈利看得更尤为重要,而锤子 2018 年发布的新品销量在京东销量却不尽如意。加上锤子给京东的点位低(" 点位 " 即每单的手续费),京东逐步对锤子有些冷淡。

  " 京东每一个月回款不足,致使雪球越滚越大,资金出现问题。" 锤子销售人员董伟伟表示。

  硬件是一个资金占用量非常重的行业,尤其是供应链和代工厂对资金投入要求非常高。

  从 2012 年成立的天使轮到 2018 年 8 月份的 10 亿,锤子科技经历了 6 次融资,召募资金将近 17 亿元人民币,但这 17 亿元资金也只是无济于事。在被问到融资经验时,罗永浩感慨自己不是一个成功的能够为公司找到钱的人。

  " 在创业公司里,当初锤子的融资金额和小米、乐视比起来差远了。" 第三方分析机构人士称。

  比较来看,2010 年底小米 A 轮融资 4100 万美元,估值 2.5 亿元;2011 年 12 月小米取得 9000 万 B 轮融资,企业估值 10 亿美元;2012 年 6 月底,小米取得 2.16 亿美元 C 轮融资,估值 40 亿美元;2013 年 8 月,取得 D 轮融资,估值 100 亿美元;2014 年 12 月完成 11 亿美元的第五轮融资,估值 450 亿美元。

  融资不顺的同时,锤子的本身造血也不足:公然数据显示,从 2012 年至 2016 年,锤子科技连续处于亏损的状态:2016 年 9 月,锤子科技投资方成都尼毕鲁科技提交的招股书显示,2015 年全年亏损 4.62 亿元;苏宁云商 2016 年年度报告曝光了锤子科技 2016 年营收 8.09 亿元,净亏损 4.28 亿元。

  根据财经杂志报道,今年 5 月,锤子科技账上的可用资金仅 5000 万元。钛媒体报道称,截止今年3季度,锤子科技亏损了一个亿。

  在锤子裁员的消息传出来后,友猜测成都政府在 8 月投资的 6 亿元被花光了,但锤子以后对裁员的消息进行了辟谣。

  知情人士告知后厂村 7 号,罗永浩有意通过子弹短信项目融资,来减缓锤子的资金缺口压力。

  " 子弹短信属于老罗比较重视的项目,他最近很长时间都花在子弹短信上,希望能够卖个好价钱,弥补锤子的窟窿。" 徐佳佳说。

  子弹短信曾是锤子科技的爆款产品,在 2018 年夏季新品发布会上推出,上线仅 10 天,激活用户突破 400 万,3 天融资 1.5 亿,被认为向 " " 挑战的社交运用。但适得其反,随后子弹短信就由于图片版权问题惨遭下架,用户新鲜感褪去,如昙花一现,用户活跃度陷入冷清。

  罗永浩在子弹短信上进一步融资的打算因此扑空。

  新坎:京东冷淡

  除了回款出现问题,消息人士泄漏,锤子科技的京东金融供应链贷款也提前断了。据悉,京东金融供应链贷款一年1签,本该在今年年底到期,但有可能被提早终止了。

  " 没有京东金融供应链的贷款,明年新品的启动资金就没有了。估计明年上半年不会有新机了,除非老罗能融到钱。" 徐佳佳表示。

  据后厂村 7 号了解,罗永浩与京东关系的疏远,一方面是由于锤子销售部刚刚产生了人事变动,负责人新到岗,也不知道关系的深浅,将京东上上下下都得罪了;另一方面,罗永浩的某些举动,伤及了京东的上层关系。

  据了解,在 2018 年锤子 515 鸟巢发布会上,按照既定的计划,罗永浩将宣布与京东达成的一项合作:坚果 Pro2 的京东特别版。

  " 这个合作,销售那边与京东谈了 N 遍,京东还许诺包销 20 万台。为此,销售那边做了 页 PPT 给到了全部设计团队,并在 5 月 14 日晚上特地嘱咐了老罗一定要宣布这个合作。" 锤子前销售部员工王刚泄漏。

  但在整场发布会上,罗永浩最兴奋、讲得最多的却是坚果 TNT,到最后,与京东的合作没有宣布,乃至 PPT 都没有展现。

  " 那是闫小兵第一次参加厂商的发布会,但整场发布会闫小兵和陈婷都黑着脸。发布会后取消了特别版合作,并要求锤子给出公道解释。" 参与了这场合作的人士泄漏。闫小兵是京东高级副总裁、电子文娱事业群总裁,陈婷是京东商城通讯事业部总裁。这两位是品牌厂商和京东合作的关键人物。

  另外,锤子科技还倒欠着京东的钱。据产业链上的人士泄漏:由于销售不佳,锤子科技欠京东金融和代工厂大约 4 至 5 亿元人民币。

  " 京东与锤子现在关系不太好,什么时候锤子将欠款还上了再说吧。"

  虽然今年 11 月 6 日锤子在成都发布会上发布的地平线 8 号登机箱独家入驻了京东。但据后厂村 7 号了解,这是与胡胜利的京东 " 时尚生活事业群 " 合作,而非闫小兵的电子文娱事业群。

  罗永浩与京东之前的携手合作始于 2016 年,那时正是锤子科技最低谷的阶段,延续亏损,一度发不出工资,罗永浩只得到外面做直播、四周站台,补贴公司。眼见太过困难,乃至已做好了倒闭的准备。

  通过罗永浩和胡胜利的信任关系,锤子从京东方面拿到了数亿预付款,并且有了上述提到的三年战略合作等情形发生。当时在媒体宣扬上,京东对锤子科技有着 " 雪中送炭 " 般的恩德。

  在和京东建立合作前,罗永浩与另一个巨头阿里已进行过深入接触,双方合作接近达成,但中间颇多曲折,锤子窘境之下,罗永浩求助和转场京东。

  翻旧账:错失阿里

  知情人士告知后厂村 7 号,罗永浩私下与阿里团体首席技术官王坚交好,2015 年底,双方公司就有过接触。当时,阿里在做自己的 YunOS,需要硬件载体,通过补贴情势扶植了一批中小厂商搭载 YunOS。

  当时阿里非常好看锤子,除 YunOS 业务层面以外,阿里希望通过入股投资的情势与锤子达成合作。

  2015 年 12 月 10 日,罗永浩现身 YunOS 系统发布会,双方合作显露端倪。

  " 当时,阿里的 YunOS 部门与投资部已经开始推动了双方的合作,但由于涉及到数十亿的投资,阿里财务要进驻调查。" 参与当时合作商讨的李冬冬回想。

  就在外界猜想阿里会解救堕入破产危机的锤子时,2016 年 6 月 27 日,锤子科技的工商信息中却显示了一笔 2015 万元的股权质押,质押给阿里巴巴,传言中的入股投资并未产生。

  " 当时业务部门和投资部门对投资锤子是没问题的,但财务在进驻调查之后,说了 NO 。" 李冬冬透露," 财务说了这么一句话:锤子是除了乐视以外,见过的最乱的财务。"

  " 这笔股权质押,其实就是投资被否后,阿里给罗永浩的一种变通操作。" 李冬冬说。

  2016 年年底,锤子与阿里 YunOS 达成了新协议,搁置投资,只在业务上合作。双方启动了一个新项目

  Smartisan Powered by YunOS,也就是基于锤子原有的 UI 界面,YunOS 提供底层系统架构,向第三方厂商开放。

  2017 年 4 月份,罗永浩带着朱萧木到杭州与 YunOS 签订了合作合同。依照计划该合作会在同年 5 月 9 日的锤子科技坚果 Pro 发布会上宣布。

  戏剧的是,在 5 月 9 日发布会当天,直到 PPT 翻到最后一页,老罗只字未提与阿里 YunOS 的合作,反倒是时任京东 3C 事业部总裁胡胜利上台演讲了 10 分钟。

  " 之所以锤子和阿里没合作成,是因为在 2017 年 月份,锤子与京东达成了合作。京东承诺锤子 7 亿元京东金融供应链贷款,同时 100 万台包销合同。" 李冬冬表示。

  但这件事在阿里和锤子科技方有着截然不同的说法,双方相互指责,偏见颇深。

  " 可以说是老罗撕毁合同在先。在与阿里签订协议后,还转而与京东合作。" 李冬冬表示。

  但锤子早期投资人郑刚却不以为然,将枪口对准了阿里,称锤子差点被阿里害死,明知道创业公司拖不起,投资前前后后拖了半年,最后说不。

  不同于郑刚,在对待阿里的态度上,性格外露的罗永浩倒是没公然抱怨过1句。

  相干人士泄漏,当初锤子如果能够再挺一段时间,凭罗永浩的关系,阿里的投资或有转机,但锤子资金链当时已频临断裂边缘,罗永浩只能求助和选择京东。

  只是,如前所述,罗永浩与京东蜜月关系也没能保持太久。

  卖不动 TNT 工厂不接单

  强调工匠精神的罗永浩,十分重视细节性打磨产品,锤子科技 UI 设计总监方迟说," 有时候会用 90% 的时间,去优化 1% 的细节 "、" 对我们而言,老罗的挑剔是一个很大的驱动力。"

  对品质挑剔,却不意味着市场销售一定能成功,相反,锤子产品的市场局面一直难以打开,至少从目前来看,诸多围绕锤子产品的差评(固然也有赞美的声音),不但有可能拖累罗永浩的 " 超越苹果 "、" 做出东半球最好用的智能 " 等雄伟目标的实现,于企业发展的艰苦处境,也有雪上加霜意味。

  2018 年,在方面,锤子先后发布了两款新品系列:坚果 3 和坚果 R1。

  4 月 9 日,开年首场坚果 3 发布会,历时仅 1 小时 39 分,这被称为是罗永浩有史以来最短的一场发布会。

  坚果 3 选择了夏普全面屏模式,也就是现在小米 MIX 的设计:无额头,摄像头装在下巴;搭载了高通 2016 年发布的人气处理器:骁龙 625。

  当坚果 3 的渲染图出来之后,台下的人高喊了1句:凉了。

  再当坚果 3 硬件配置出来以后,台下唏嘘了:高通骁龙 625 处理器是 2016 年的芯片,有友表示,哪怕是用骁龙 636 也会好很多。

  发布会后,坚果 3 的吐槽热度持续发酵。在罗永浩的一条微博里,被顶在第一条位置的评论如此写到:这个坚果伤了一部分老锤粉的心。

  也有友表示:坚果 3 是一款硬件无亮点,设计开倒车的产品。毕竟锤子科技给坚果系列的标签一直是 " 漂亮得不像实力派 "。

  一个月后,老罗在鸟巢召开了其认为是业界 " 革命级 " 的发布会,推出了旗舰产品坚果 R1,及重新定义 PC 的 TNT 工作站。

  坚果 R1 采取了高通骁龙 845 处理器,内存 6GB 起,后置 1200 万 +2000 万双摄像头,前置 2400 万摄像头,售价 3499 元起,是继锤子 M1 之后又一款搭载旗舰处理器的产品。

  在经历创业初期供应链危机、产品配置跟不上节奏等窘境后,罗永浩终究拿出了一款有着 " 旗舰范 " 的产品,但是,坚果 R1 虽然起了大早,却赶了晚集,由于产品定价高、亮点不足,被随后发布的1加 6、vivo NEX、小米 8 系列等同样搭载骁龙 845 处理器的产品快速抢了风头,不能不降价应对。

  据锤子销售人员刘柳向后厂村 7 号泄漏,今年 8 月锤子在京东的销量不足 2 万台。

  锤子科技 "5.15" 鸟巢发布会的重量级产品,当属罗永浩认为 " 将会改写人类计算机历史 " 的革命性装备坚果 TNT,但因预定人数太少,厂商不愿接单而流产,以至于还有 100 个预定的用户没有产品,虽然 TNT 最后又以另一种情势出现,但也相差甚远。

  在锤子科技内部人员看来,锤子的市场策略失败,与罗永浩的盲目自信不无关系。

  据后厂村 7 号了解,2017 年,受坚果 Pro 拉动,锤子全年销量突破 100 万台,罗永浩以此为根据,定下了 3.5 倍的 2018 年度销售目标:350 万台,同时,财务方面也以盈利为前提制定了 2018 年计划,供应链亦然。

  也正因如此,罗永浩在 2018 年年初自信满满地表示,锤子已开始盈利了。

  " 今年 4.9 和 515 两场发布会后,两款产品都没得到用户认可。" 锤子原销售部员工王刚说。

  据其泄漏,坚果 3 一开始采购订单为 80 万台,后来紧急下调到 30 至 40 万,但仍造成了一定的库存积存。

  锤子原市场和销售部门与罗永浩之间的矛盾裂缝明显,乃至存在某种对峙情绪。

  比如依照正常的产品计划,销售和市场通过调研,供应链配合搜集相干竞品信息,沟通以后定价。而锤子的定价机制与此不同,基本上是财务和供应链确认,市场销售反而不是最先知道和参与其中的部门。

  这导致锤子的某些原销售人员指责罗永浩任性、听不进意见。据了解,两场发布会后,产品的市场表现不佳,销售部一些员工感觉是在为罗永浩的毛病决策背锅,对抗性地选择了离职。

  成也老罗,败也老罗

  曾有媒体问罗永浩,当创业者个人的性格和风格给企业带来瓶颈以后,该怎么办?

  罗永浩回答,一个公司能走多远、走多大,归根到底还是取决于创始人,如果还在位,取决于这个创始人有没有学习能力。他承认,自己过去攻击性很强,没掌控好,锤子也在努力淡化个人色采。

  锤子科技成立 6 年多,多次被传倒闭,被传收购,不断被爆资金链危机。但每次,锤子科技都 " 熬 " 过来了,其中因素,或许也得益于罗永浩的 IP 效应带动罗永浩在罗粉、锤粉中的影响力、号召力,于线上线下,颇具声势。

  " 每个生命来到世间,都注定改变世界。" 罗永浩在《我的奋斗》一书中写到。进入领域,老罗依然抱着 " 我创业是为改变世界,不是为赚你们几个臭钱 "。

  在改变世界的宏大定位中,罗永浩老师有具体目标吗?

  去年在与罗辑思惟创始人罗振宇的一次长达 9 个小时的对谈中,罗永浩提到,他的终极梦想,是希望能参与或领导一次计算平台革命,而做,就是为此在进行先期储备。

  不处在他的立场上,外人不能理解他的心态和世界

  。

  既便是在 2016 年面临破产的艰苦地步,罗永浩还想把1台苹果和锤子同时烧给已故世的乔布斯,让他给评测评测,为此乃至找到乔布斯的墓地了,但碍于美国不允许乱烧东西的规定,终究没有这样做。

  产业链上的一名人士评价罗永浩:自己真的相信自己,生活在自己营造的世界中。

  " 留在老罗周围的都是对老罗深度佩服,基本上是老罗说甚么就是什么的人。" 王刚说,"515 发布会前,老罗也觉得 TNT 会出现问题,担心卖不好或太超前,用户不接受。但在内部大会上,一些人就说:老罗,你说什么都对,你就记住这句话,说甚么都对。"

  光环与负重、野心与焦虑,在罗永浩的事业上紧密缠绕着。

  在罗永浩身上,有着理想主义者的拼搏和干劲,员工说," 忙的时候,老罗经常开会到凌晨 点钟,睡在公司,早上 8、9 点钟,常常看到老罗穿着个趿拉板,挂着个毛巾,凉水冲个头,又进入忙工作了。"

  在罗永浩身上,也有着理想主义者的狂躁和冲动,他承认自己是 " 独裁者 ",员工说他:" 在绿地中心(锤子的办公室之一)的时候,跟市场部开会能把门踹了一个洞,还砸椅子什么的,这不是偶然产生的事情。"

  据说,罗永浩还曾当着员工的面展现医院给他开的 " 抑郁症 " 诊断证明," 我是个病人,是精神病人,不要老逼我哇。"

  在罗永浩身上,还有着理想主义者的某种癫狂特质。媒体称他会因粉丝的热忱而失控到抖动。

  据了解,在发布会上台前,罗永浩会服用 " 抗抑郁 " 的药,这个药里有丝丝兴奋剂的作用。以至于他在 2017 年 5 月 9 日坚果 Pro 发布会上带着明显的颤音说:" 有一天会有很多人用我们的,多到连傻逼都在用的时候,今天在现场的你们要记住它是为你们而做的。"

  发布会后投资人打来质问罗永浩为什么说出 " 傻逼都在用 " 那样的话。罗永浩也感到后悔,但把推到了 " 抗抑郁药 " 上。

  在商业世界眼前,罗永浩承认,每天压力大得要命,最困难的时候,紧张到指尖都是发麻的。

  吃过产业链的亏,栽过跟头以后,罗永浩反复谈到:技术实现需要有畏敬之心。

  罗永浩承认自己并不是没有弱点,他和罗振宇提到,自己有社交恐惧症,对供应链的人,早期除非要他去见才去见,而雷军几近中等重要性的供应商都去造访过。

  罗永浩意想到在这上面他犯了毛病。" 我们在做了一些调剂,基本上所有的主要供应商老板或负责人,我在时间允许的情况下,尽可能造访,出差次数多了十倍左右。"

  相干人士告知后厂村 7 号,与合作过的人在办公楼里遇到,老罗会为了避开同乘一个电梯的情况,而改走楼梯。

  罗永浩也在试着自我转变。

  罗曾嘲讽自己的前老板俞敏洪是他见过最没有原则的人之一,他认为俞虚伪,披着理想主义外衣,把自己塑造得很高尚很纯洁。但造时间稍长,也以理想主义者自居的罗永浩发现,企业家和知识分子不一样,企业家基本上百分之百维持不了道德洁癖。

  " 做企业以后,才知道你要既遵照原则底线又把事做成(有多困难)"、" 这个事情压抑我的个性比做企业严重十倍 "。

  不过,现实锤击下,虽然这个曾的 " 彪悍青年 " 有所妥协,但他也宣称,挫折激发了他的逆反心理,在某些方面他比原来更自满了。

  有锤友告知后厂村 7 号,罗永浩是个理想主义者,无论如何,希望他并相信他可以将事业坚持下去。

  但对目前四周融资的罗永浩,眼前的困境是他创业以来的又一次劫难。在向 " 做最大计算平台 " 的梦想迈进之前,他必须先把锤子活下去的钱找到,这个其实不容易。

  來源:鈦媒體

首发谷露软件获5000万元A轮融资猎头和HR招聘流程梳理有多难
首发谷居完成A轮2000万元融资意图打造AI智能设计平台
首发共享纸巾初纸宣布获千万元战略投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