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北京卖菜老人被骗276万

2019-07-17 20:46:4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老朱手里拿的,就是所谓的 逮捕命令 。许明磊 摄

老朱(化名)50多岁的年纪,山东人,菜贩,在北京房山卖了近三十年的蔬菜。去年12月,他被电信诈骗骗走了276万元,辛苦攒下的血汗钱没了,还有200万是借朋友的。原本想再干两年就退休的老朱,不得不再打起精神继续拼命干活。回头看老朱被骗的故事,虽不见血腥,却让人步步心惊。

噩梦开始 一张检察院的传真

在记者接触的几位电信诈骗受害人中,绝大多数都拒绝了采访要求。一位被骗110多万的老人,整日闷在家里,精神极度抑郁,让人非常同情和担心。

老朱是山东人,性格实在,只有他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唉,我就是个老实人! 在和记者的聊天中,老朱不止一次这样描述自己,语带埋怨。上世纪80年代末,20多岁的老朱只身一人,从老家来到北京打工。

老朱只有初中文化,初到北京的他在一家食品加工厂工作,一个月80块钱。干了一年多,老朱觉得给别人干活不挣钱,于是就用自己的一点点积蓄,在菜市场租了个摊位,开始卖菜。

结婚后,妻子顾菜摊,老朱负责批发蔬菜,给餐馆送菜。 那时候也没有车,全凭小三轮,早上 点就得起床去大钟寺拉菜,去得早可以挑好的货。 夫妻俩这一干就是近三十年。

直到后十年,老朱的生意慢慢好了起来,有了点家底。去年他贷款买了一套房子,准备给大学刚毕业的儿子结婚用。

我准备再干两年就休息了,太累了。 老朱叹了口气,双手搓了搓脸,从棉衣口袋里掏出了一张皱巴巴的纸。这张传真的最上面写着:天津市最高人民检察院刑事逮捕命令。

这是老朱噩梦的开始。

警官 指令 不要挂电话 去开房

去年12月27日上午,老朱接到 电信局 的电话称,他涉嫌 王超跨国毒品非法洗钱案 。还没等老朱反应过来,对方就把电话转到了 天津市西青公安局 。

一位 陈警官 问老朱是否认识王超,老朱自然否认,称自己在市场做生意,不贩毒。对方听罢称,因为王超使用了老朱的银行账号洗钱,现在检察院不但要逮捕老朱,还要冻结其银行账户。

事情发展到这,如果是一个平时看新闻的人,可能会意识到这是个骗局。但对于起早贪黑干活的老朱来说,他平时根本没时间去接触此类信息。

当时一听我心里就慌了,这辈子哪遇过这种事情。 说到这些,老朱激动得有些结巴, 我那时候太傻了,为什么没有给天津公安局打个电话问问!

对方看人下菜碟,感受到老朱慌张的情绪之后, 陈警官 告诉老朱这事敏感,一定不能挂电话,并让他找个人少的地方收传真。

收到传真后,对方要求老朱先不要看,让他回家取了银行卡、手机充电器,去宾馆开房。老朱全部照办。

来到宾馆,打开传真,老朱惊住了:传真上面有自己的照片和准确的姓名、身份证号和籍贯信息,上面还写着 擅自泄密和通风报信将直接逮捕 。

女 检察官 出场 不抓你可以 先交保释金

怕老朱不信, 陈警官 告诉老朱可以拨打114,查询天津市西青公安局电话。老朱查到号码后回拨,果然是 陈警官 接了电话。

陈警官 告诉老朱,一会儿他把电话转到检察院 高晓琪检察官 那里,让老朱极力向 高检察官 求情,不要逮捕自己。

高检察官 是名女子,她先是断然拒绝,之后 陈警官 帮老朱说情,最后 高检察官 同意不抓人,但前提是老朱先交2 .7万元的保释金。

因为刚买了房子,老朱手里只有不到5万元,其中还包括2万的货款。诚实的老朱将此情况如实相告,对方让老朱 看着办 。到此时,老朱的电话已经连续通话了4个多小时。

三天之后,老朱向朋友借钱才凑够了2 .7万元。

汇完钱的当天, 陈警官 来电称,这笔钱存入了 北京金融监督管理局 ,以后案情查实还会归还给老朱。

老朱再次按照指示,拨打114查询了这个单位的电话号码,输入 陈警官 给的案号和密码后,老朱查询到这个案号下确有2 .7万元。

老朱稍微心安了一些,他以为很快过去,也就没向妻子说这事。但这仅是老朱被骗的第一笔钱。

男 检察官 语气严厉 她替你交了钱被抓 你要保她

两天后, 高检察官 告知老朱, 王超的弟弟抓到了,他供述是你主动给王超提供账户洗钱的。 老朱必须缴纳59.5万元的保证金,不然将直接逮捕其审讯。

再次被吓住的老朱编了个理由,向朋友借了 6万元,加上自己催要回来的货款4万元,一共40万准备交给 高检察官 。

还差19.5万怎么办呢?此时,一个设计好的圈套,正紧紧勒住老朱的脖子。

电话中, 高检察官 语气温柔,对老朱的遭遇充满同情,最后她告诉老朱 别急,差的钱我想办法给你垫上 。

老朱听毕,感激涕零。 当时觉得自己遇上好人了。 和记者交流过程中,老朱一直低着头,双手紧紧握着拳头, 唉,我太实在了。

三天后, 陈警官 找到老朱,称一个姓胡的检察官有急事找他。电话被转到 胡检察官 那里。

对方语气严厉,称 高检察官 因为替嫌疑人垫钱,已经被抓,之前交的钱不算数,不但要再交59.5万,还需要交罚款9万。

人家因为帮了咱们被抓,我过意不去,心想一定别连累 高检察官 。 老朱说,他不得不再去向朋友借钱, 都是好哥们,都痛快地借给我了。

不到半个月,老朱已经被骗100多万了。

法院院长 压轴 再交最后一笔钱

这场骗局中,警察、检察官都已亮相,法官 陈院长 最后登场,他是 高检察官案 的审理人员。

接下来的半个多月, 公检法 又让老朱缴纳保释 高检察官 的保释金27.5万、提前开庭的费用28.8万、销案费用28.8万和这些钱的托管费 7.5万。

老朱自己哪有这么多钱,除了继续向朋友借钱,他把自家房子卖了、把轿车卖了,把给妻儿和自己投的商业保险中的钱取了,还不够,他还借了高利贷 0万元。

那段时间,心里极度痛苦,我每晚都愁得哭。 纸没包住火,老朱的事情被妻子发现。妻子劝他报警,老朱非但没听,还和妻子大吵一架。 他们警告过我,这事一旦被别人知道就会连累妻儿,甚至是借钱的朋友。

陷入被骗漩涡的老朱,像一只被风暴抛起的小船,除了恐惧,他没有了思考的能力。对方何时才能收手呢?

2016年1月24日,对方让老朱交完最后一笔 7.5万元的托管费之后,承诺当天下午5点前便可以将之前所有的钱悉数归还。

老朱等到银行下班也没等来这笔钱,再打电话过去, 陈警官、高检察官、陈院长 等人都已关机。

唉!那时我才意识到我被骗了!

劫难后的老朱 先干活把朋友钱还了

1月25日早上,老朱将电话打到了正牌的天津市检察院,对方告知其极有可能被骗了。老朱这才报了警。

经过我们的侦查,老朱被骗的钱分四个银行流向了台湾,老朱接到的电话都是从马来西亚打来的。 负责此案的房山公安局现案组副队长王玉安告诉记者,老朱报案时间太晚了, 虽然我们仍在侦破,但是钱款被追回的希望很渺茫。

早报警就好了。 老朱万分后悔,事发后儿子也埋怨他不早报警。

原本想再干两年就退休的老朱,不得不再打起精神继续拼命干活。 我被骗的这276万中,有200万是借朋友的,他们有的还不知道我被骗,他们的钱总得先还了啊。

手里没钱,今年过年都没回家,也没敢和老家的父母说这事。 遭此劫难之后的老朱精神几度崩溃,甚至有轻生的想法。他的右眼因为压力大,视力变差,一说话眼皮就抽搐,最后眼睛眯成了一条线。

民警在侦破案件中,也不断安慰老朱,让他挺住。 虽说老朱干的活辛苦,但正是繁重的劳作,让他没太多时间去考虑这事。 王玉安说, 冒充公检法的电信诈骗并不是新近才出现,但像老朱这样的老百姓,怎么让他们接触到反电信诈骗的宣传是个问题。 (张宇)

儿童口臭
小孩口臭的原因和治疗方法
孩子口臭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