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反派公敌 第八十二章 横扫武道顶峰!

2019-12-04 23:16:2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反派公敌 第八十二章 横扫武道顶峰!

随着这道声音传来,在场之人纷纷望向下方,只见一道修长的身影缓步而来。

他看起来二十岁左右,一身黑衣,样貌说不上普通,也谈不上俊朗,只能说很奇异,奇异到无法形容,说不清道不明。

“是你有意见么?”十方炽漠然的审视着来人,在发现对方看起来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之后,暗自松了口气。

牧均瞥了他一眼,淡淡道:“正是,均觉得你们的做法很有问题。”

他来到了陶道明的身边,后者用感激的眼神望着他。

莲皇等众人用平静的目光扫视着他,都不发一语。

薛倾城心里却是一突,她是亲身领略过眼前这个看起来并不是什么人物的青年的强大的,他留下的那道禁锢,至今依旧留存在自己身上。

不过,这里可是风云论武之所,有着众多高手存在,纵然那自己那个死鬼父亲也不敢冒然一闯,这名叫牧均的青年纵然实力强横,又岂有可能压下在场所有人?

心中这样想着,她开口道:“阁下对此事有意见,可是要为陶道明开脱?”

牧均斜睨了她一眼:“开脱这个词用起来可不不对,均是来为他脱罪的。”

“喔,那不知你有何证据,能够证明陶道明无罪?”有着‘铁面无私’之称的王仁礼发问道,同时身上还散发出一股无形的压力,笼罩向牧均。

“证据这东西还不简单?”牧均轻轻一笑,目光扫视着在场众人,似是在寻找着什么。

号称‘正大光明’的白德高嘴角闪过一丝笑意,开口道:“那就请这位朋友赶紧拿出来吧,否则我们都以为你是陶道明的同党,故意来此捣乱了。”

他有把握,牧均拿不出证据。而且就算有证据又怎样,这个世界从来都不是单纯的黑与白,只要愿意,黑的可以说成白的,白的也可以说成黑的,从来只看谁更有实力与地位。

牧均看了他一眼,笑道:“终于找到了,就是你吧!”

他走上前去,指着白德高,义正言辞的道:“大家看,此人一副贼眉鼠眼的样子,分明就是盗尸贼一个,均在此断言,偷盗大觉寺金身以及猥亵水月庵尼姑的人必是这厮,所以陶道明是被他陷害的。”

此言一出,满座皆静。

白德高气的胡子翘起,叫道:“小子,你休要血口喷人,老夫号称正大光明,一生坦坦荡荡,怎么可能做出有违道德仁义之事?”

“是吗?”牧均挠了挠头,迟疑着,“这年头从来没有哪一个贼会承认自己是贼的,所以你要想证明自己不是偷盗金身、猥亵尼姑的人,就要拿出证据来,否则就是你了。”他坚定的说道。

白德高万万没有想到,从来只有自己诬陷别人,今天居然也有人敢诬陷自己,一时气的说不出话来。

见情况不对,十方炽急忙高诵一口佛号,走上前来:“这位施主,白老先生乃是贫僧请来的证人,仁义之名更是天下皆知,你不可如此胡搅蛮缠。”

牧均笑道:“均哪里胡搅蛮缠了?此人分明就是欺世盗名,表面上光明正大

,实则暗地里包藏祸心,专门陷害良善的宵小之徒。”

“阿弥陀佛,施主如此血口喷人,实在有些过分了。”十方炽严肃的看着他。

“血口喷人,过分?原来你也知道这些词语啊。”牧均嗤笑一声,手中蓦然出现一根竹杖,然后身影一闪,来到白德高身前。

“告诉均,你是不是偷盗金身,威胁尼姑的那个欺世盗名之人?”

被一根竹杖点着,白德高只感好笑异常,对方居然想让自己承认陶道明的罪名,真是疯了。

不光他这么以为,在场所有人都觉得牧均是个疯子,也理解了他之前的作为。

只有薛倾城暗自心惊,想说些什么,但她尚未来得及开口,就见牧均竹杖倏然一挥,劈向远方的一座山峰。

轰!

伴随一声惊天巨响,那座笼罩在云海之中的高峰,一下子坍塌崩溃,漫天的沙尘遮掩日月,宏观的景象让人心惊。

“好强的力量,此人的修为惊世骇俗也!”在场的众人都是武道高手,自然明白一杖劈碎一座山峰代表的意义是什么。

这样的破坏力,已然是足以左右天下兴亡,王朝更替的不世存在。

眼前这个青年,竟是一位超凡入圣的绝代强者!

“现在,你可以再思考一下均刚刚问你的问题了,只不过在回答之前,你要想清楚,自己的脑袋有没有这座山硬!”用竹杖抵着白德高的头壳,牧均冷冷道。

“这……”白德高吓得浑身发抖,咬着牙不禁以求助的目光看向十分炽。

牧均却不耐烦了,竹杖轻轻一挥,白德高的一条胳膊顿时被打成碎片。

这一血腥场景,震惊了在场所有人。

“施主,你这样作为,实在太过残忍了!”十方炽脸露慈悲之色,一掌悍然袭向牧均。

啪!

似是背后长了眼睛,牧均骤然回身一杖,刚好抽中十方炽面门。

噗!

这位大觉寺三圣之首,登时吐血而退。

“大胆!”一旁众多高手顿时出手,从各个角度袭向牧均。

“你们这等货色,退下吧!”牧均冷喝一声,周身乍然涌起一股浩瀚波动,仿佛天惊地动一般,震荡整个玉京山,围拢过来的众人仿佛受到一股强力冲击,一下子倒飞出去。

“好强的力量,让本王试一试你的实力吧!”梁禹昂声一喝,青龙神戟当即盖压而下,凝聚滔天力量,劈向牧均。

“你也退下!”牧均轻轻挥杖。

啪!

一声清脆的响声过后,梁禹吐血倒飞出去,步伐踉跄无比。

“阁下好修为!”玉玄子瞳孔一缩,拂尘陡然劈向牧均。

啪!

他同样倒退出去,身形狼狈不已。

“好实力,我对你有兴趣了!”莲皇高喝一声,身姿飘然若仙,一掌凝聚莲花之形,笼罩而下。

啪!啪!啪!

竹杖鞭挞之后,绝代芳华的她同样吐血而退,再无超俗气质。

孔太极苦笑着,就欲劝架:“何必弄成这样,大家以和为贵不好么?”

在他旁边,云君悍然出手。

啪!

片刻之后,原本儒雅端庄的儒门之君,衣衫褴褛的站在远方,眼中带着惊骇。

这一幕吓得孔太极急忙跑到远处。

“暴力狂,惹不起!惹不起!”

在他不远处,沈庭虚不知在哪里走出来,感叹道:“一场风云论武,共逐武道顶峰,但如今却是顶峰折腰,哪里还有什么好论的。”

闻得此言,莲皇冷哼一声。

这本来应该是自己最辉煌的时候,可如今却成了天大的笑话。

“牧均,我记住你了!终有一天,我会击败你,一雪今日之耻!”

说完此语,她一言不发的离开了这里。

而其余人则是用复杂的目光注视着此刻屹立在玉京山之巅的那道身影,他们知道,从今以后,武道历史上又多了一页传奇。

牧均目光瞥向一直没有任何动作的薛倾城,平静的道:“记得上一次,均曾经警告过你,没想到你今天又出现在均面前了。”

“你想杀我?”薛倾城惶恐的望着他。

“不错!”牧均目光一闪,左眼之中乍然喷出一道金色的火焰,那是人世间最炽热的太阳真火。

伴随一声惨叫,一代妖妃烟消云散。

任你曾经风华绝代,倾国倾城,到头终究一抹灰烬,飘散天地。

看见这骇人一幕,白德高、张大先生、王仁礼三人,颤抖着身子一同跪下道:“大……大人,饶命啊!偷盗大觉寺祖师金身的是我们,猥亵水月庵尼姑的也是我们,我们卑鄙无耻,我们卑贱下流,我们欺世盗名,您不要杀我们呀!”

牧均瞥了他们三人一眼,冷冷道:“大觉寺的和尚,将这三个人领走吧,别脏了这里的地。”

十方炽脸色阴沉的上来带着了三人,临走前郑重道:“阿弥陀佛,还不知施主姓名?”

“牧均!”

记住了这个名字,十方炽沉着脸离开了。

其他人还想上来看看,瞻仰一下这突然杀出的旷世强者的模样。

却只感一道澎湃威压席卷而出,震荡整个天地。

直接牧均解开了陶道明身上的禁制,望着身下的玉京山道:“此山不错,均要了!”

陶道明问:“前辈是想占山为王?”

牧均冷冷的瞪了他一眼:“你就不能有些远大理想吗?”

却见他一只手按下,顿时大地隆动,方圆千里摇晃不息,如同地龙翻身。

整个玉京城的百姓吃惊的望着那天空,一座秀丽雄奇的山脉赫然飞在苍穹之上,逐渐消失的无影无踪,仿佛独立在天地玄黄之外的虚无境域。

随即一道嘹亮的声音响彻天地。

“高卧九重云,蒲团了道真。天地玄黄外,吾当掌教尊!”

武汉楚天男科医院沈敬华
解放军第184医院预约挂号
成都治疗龟头炎医院
佛山好的癫痫病医院
分享到: